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李红梅
助理研究员
亚太研究中心
国际战略研究所
lihongmei@siis.org.cn
lihongmei@siis.org.cn
美塔协议未治“旧疾”又添“新伤”
李红梅 2020-03-06

       2月29日,历经18个月马拉松式的谈判后,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最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了和平协议,从“程序上”终结了这场美国史上最长的战争。

       尽管美国高调宣称协议的“历史性意义”,认为这标志着阿富汗国内和平进程的真正开始,但在未解决阿富汗问题本身错综复杂的各类矛盾,且协议存在“越权”内容的情况下,一纸协议所创造的“虚假和平”既短暂又脆弱。

       美塔协议墨迹未干,塔利班就于3月2日宣布终止部分停战协议,恢复对政府军的行动,同时推迟阿富汗国内和谈进程,除非阿富汗政府同意在和谈前释放5000名塔利班在押囚犯。

       导致“剧情反转”的主要原因是,在美塔协议中,美方在没有获得阿富汗加尼政府的同意下,“自作主张”与塔利班达成了“换囚”约定。美国承诺在举行阿富汗国内和谈前,让阿富汗政府释放5000名塔利班囚犯。

       加尼政府对美国的“越权”行为甚为不满,随即表态拒绝,认为“换囚”事宜应放在阿富汗国内和谈的议程中,而非作为开启国内和谈的先决条件。

       在此情况下,塔利班3月3日宣布恢复对阿富汗政府军的军事袭击。“以打促谈”是塔利班长期信奉的一则信条,在其与美国的谈判中就展现得“淋漓尽致”。即使在美塔实行“减暴”的一周里,塔利班也未放弃对阿富汗政府军的袭击。

       事实上,在美国与塔利班达成的协议里,出现多处美国绕过阿富汗政府的“越权”行为,作为协议内容利益攸关方的阿富汗政府却被“撇在了一边”。除上文提到的“换囚”事宜外,美国还单独承诺将与联合国安理会其他国家以及阿富汗政府一道,于2020年5月29日前将塔利班成员从制裁名单中删除。

       另外,美国与塔利班还明确将通过阿富汗内部和谈的形式建立一个新的伊斯兰政府,这实际上暗示了当前加尼政府存在不合理性,为塔利班后期希望建立一个其所期望的政治体系提供了合法性借口。

       因此,特朗普政府在这份协议中实际上是以牺牲阿富汗政府利益为代价,来换取其为了大选而需撤军的战略目标。

       与其说协议为阿富汗实现真正的和平带来了希望,不如说增加了矛盾,帮了“倒忙”,客观上为后期阿富汗国内和谈“埋了雷”,加剧了美国与阿富汗政府之间的裂痕。

       此外,阿富汗问题还包含其他错综复杂的矛盾,导致和谈存在“先天条件不足”的问题,容易陷入僵局或内战。

       阿富汗总统加尼此前就认为美塔和谈为阿富汗引入了一个“特洛伊木马”,于是赶在美塔签署协议前匆忙宣布自己总统胜选,以巩固既得政权,确保在后期阿富汗国内和谈中获取优势地位。

       然而加尼总统的这一行为激化了阿富汗政府内部矛盾,选举结果一出即遭到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的强烈反对,后者纠集了包括前总统卡尔扎伊以及其他总统候选人在内的反对势力否认选举结果的合法性。

       阿卜杜拉宣布自己获胜并将建立一个更具包容性的新政府,从而导致国内和谈尚未开启阿富汗政府就率先分裂,这不利于后期加尼组建一个包容性的谈判团队与塔利班进行谈判。

       与此同时,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也存在深厚的结构性矛盾。两者在国家体系的建构上相去甚远,塔利班拒绝承认阿富汗现有宪法的合法性,要求重建一个以伊斯兰法为基础的、纯正的伊斯兰国家,这就决定了必须推翻阿富汗政府的现有政治体系。

       一旦美国撤军,那么加尼政府所面临的安全压力将会很大,因为相较于塔利班的战斗力,阿富汗政府军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

       19年来,美国在阿富汗的战略目标其实经历了一个聚焦—扩大—收缩的过程。2001年~2003年以反恐为主,2003年~2018年扩大到了参与阿富汗国内政治重建,打造民主样板,2018年又收缩至反恐上来。

       因此在此次的美塔协议中,美国对塔利班的主要利益诉求是确保阿富汗领土不再被利用来威胁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

       然而,在阿富汗旧有矛盾没有解决而美塔协议又酝酿出新矛盾的背景下,阿富汗国内的和平进程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各方若无法达成一个折中的解决方案,滑入内战的可能性将越来越大。


原文链接:工人日报



文献来源:工人日报,3月6日